北京:基本阻断疫情扩散 但防控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


罗西尼称,目前除了她儿子,她们家的所有人都被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。她感叹道:“当时我们都不知道病毒的传播速度能有这么快。事实证明,保持社交距离是有效控制病毒传播的一种方式。”

先从此事的关键点——求援信说起。3月下旬,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,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,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“快速恶化”,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。

纽约被认为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“震中”。据CNN统计,纽约的已知病例数每五天翻一番,截至4月4日已有2900多人死亡。

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批评说,美海军代理部长的撤职决定无异于“向送信人开枪”。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高层,在一份声明中抨击军方解职舰长的举动。他们说:“在‘罗斯福’号上的舰员面临新冠病毒的危机之际,他被解职是一个破坏稳定的举动,可能会使服役人员面临更大风险。”

尽管舰长及时预警并给出了建议,但美海军高层却为掩盖应对不力,倒打一耙搞起清算。这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在克罗泽尔离开时,舰员们给了他英雄般的礼遇。而美海军高层的“甩锅”操作,则引起美国舆论哗然。

岩田表示,日本需要做更多的试剂检测。

这三层意图,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“疫”思路如出一辙。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,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。人们不会忘记,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、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,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。而当消息走漏,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,他们又错开“药方”,企图嫁祸他人。

“当我们意识到自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时,需要勇于改变。”岩田表示,“我们可能会看到东京变成下一个纽约。”

虽然日本实施了严格的旅行限制,包括禁止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人入境等政策。但专家们还是越来越担心,日本的措施来得太慢,可能“为时已晚”。

看重私利而非生命,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。美国一些军政高层,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,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。